北京尖锐湿疣医院祝您早日治愈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师专家 >

为自己漂亮的妻子聪明的儿子创造更美好的幸福

 
        李霞六点钟下班。她把工作收拾完毕,穿上短外套,匆匆忙忙乘电梯下楼。
 
        独身的女人,下了班都不急着回家。她们走进化妆室仔细地化妆一番,心里斟酌着时间往外走。有时有人等着她们去看电影,有时有人请他们去吃饭,有时是和人约好去歌舞厅。夜晚是她们解放的时间,自由的时间,她们是自由人。可有家庭的女人有时上班时还惦记着家里的孩子和丈夫,下班时都是手忙脚乱,急急忙忙地回家。生活上的差别就是从这些地方表现出来。有家庭的女人没有夜晚的自由,然而她们都有安定幸福的小家庭,她们是幸福的人。独身的姑娘有不安定的自由。对李霞来说,这种自由已成为过去的回忆。
 
     她住在公司家属楼的三楼上,八十平米的面积对三口之家来说也不算小。一到黄昏,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亮着灯光,录音机的声音,烧饭的炊具声,孩子们的笑声响成一片。在这里人们所希望的最小限度的幸福得到了满足。家属院里五六栋楼房住着一百多户人家,谁都有个“配偶”,按公司的规定,单身男女住单身宿舍,是没有资格分配到家属院住房的。
 
       李霞为了现在的生活,使她最小限度的幸福得到满足,每天她到百货大楼去上班,坐在收款台上,开发票,点钞票,工作不累,也挺满意。她对未来抱着希望,希望自己的幸福更多一些。希望寄托在丈夫张志成的事业上,希望寄托在儿子张涛的学业上。丈夫如果仅仅是个男人,做妻子是不会满意的,她希望丈夫给她创造更多的幸福。
 
         为了使丈夫事业成功,她把房子腾出一间,做为丈夫的画室,特意买来宣纸,画具,尽力为丈夫的事业创造条件。洗衣做饭,整理房间,一切家务,她都心甘情愿的干着,累着,也快乐着。
 
         他们结婚十多年了。张志成今年三十八岁,原在外地一个机械厂工作,由于有书法绘画的爱好,常为厂里搞板报出个插图,为开大会写个横幅,为朋友同事的婚丧嫁娶写个对联挽联,高兴时参加一下市上,省上的绘画书法展览,有幅“贺兰冬雪”的国画还真拿上了省上绘画二等奖。 机械厂景况不好,有时还发不满本来就不高的工资,自己有绘画的特长,头脑一热,就辞职离开了机械厂。回到本市后,在西街租了一间不大的门面房,搞些牌匾,书法,绘画社会服务工作,借用市工会三楼空闲房间,举办少年绘画学习班,收入还不错,比原来在机械厂上班强。干了三年了,但一直没有多大的发展,最近和李霞嚷嚷着想到省城里去干。李霞尝够了夫妻分居的苦头,一直不同意。张志成的愿望打算得不到实现,这些日子不太愉快。
 
        张志成承接了给市房产开发公司会议室制作壁挂的生意,昨天在画室工作到深夜,白天没有去营业房上班,继续在家里画室做画。
 
      李霞气喘吁吁的从楼梯跑上来,推开房门轻轻地说一声“我回来了!”没有人应声。客厅兼餐厅的桌子上摆着三个盘子,炒好的菜用碗扣着。她推开画室的门,空空的没有人,白色的宣纸夹在画架上。她推开卧室的门往里一瞧丈夫把叠好的被子当枕头躺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她走进儿子张涛的小房间,张涛坐在写字台旁边正在忙着做作业。
        “妈妈!你下班了?”张涛抬头看见李霞说。
 
          李霞点了点头。
 
          “爸爸炒好菜等你好长时间了,我都饿死了。”
 
          “妈妈现在就给你盛饭,”
 
     听到说话的声音张志成从梦中醒了过来,走到桌旁坐下,边吃边说。
 
         “下午你上班刚走,在西安鼓楼北街开画舘的王祥明来家里,他这次来宁夏,是想收集一些字画,我拿出去年的几张画,他看了看,拿走了五幅,给的价钱还可以。” 
 
         “也好!西安是个古都,哪里人对字画比较喜欢,对客厅的布置比我们这里的人讲究."
 
          "爸爸,妈妈,老师说明天晚上八点开家长会,你们谁去?”张涛说。
 
           “ 妈妈去!”李霞抢着说。
 
            “你明晚上不是还要跳舞去吗?还是我去。”张志成说。
 
            “那是闲了,去活动活动,是闲事,参加学校家长会这是正事”
 
             “爸爸妈妈都去!”张涛说,
 
              “好呀!小东西,想让爸爸妈妈都听老师表扬你呀!”李霞说着,夹了一块鸡肉放到涨涛的碗里。
 
               “ 我们公司大楼出租摊位,马进财租了七八十平米出售他厂的皮鞋,三楼工艺文体部也有空摊位,我想咱们也租一个,经营工艺品,字画,还可代销字画”李霞对张志成说。李霞想,若在这里设一个摊位,张志成就会取消去省城的念头。
 
                ”这事以后再说吧!明晚我去参加学校的家长会。”
 
       张涛在学校学习不错,老师常拿张涛做榜样,要求班上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向张涛学习。张志成喜欢参加学校的家长会,常为自己有这么个聪明儿子感到骄傲。他要把儿子张涛培养成人,把自己心中想到的骄傲让儿子争取回来。他在机械厂工作多年,在最低层工作,回到本市的几年经商,心里原来的洁白没有了,对生活有更多的期望。他觉得在社会最低层的人总是吃亏,都是些笨蛋,非得设法浮到社会浪潮的上面来,才能晒到阳光。他为儿子张涛构思了美好的前景:初中毕业后上重点高中,读名牌大学,出国留学。出国留学是要花钱的,现在就得为以后儿子出国留学努力挣钱。社会上兴起麻将热,他从不玩,社会上兴起跳舞风,他从不去舞厅。尽管妻子李霞喜欢跳舞,那是妻子唯一的爱好,他谈不上支持,但也并不反对干涉。他要在自己喜爱的绘画艺术天空遨游,为自己漂亮的妻子,聪明的儿子创造更美好的幸福。
 
           
 

上一篇:赖旭峰

下一篇:一个路人不认识你走近你身边你都会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