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尖锐湿疣医院祝您早日治愈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师专家 >

改革使这家小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提起“酱菜园子”,年轻人有点陌生,但年龄大的人都熟悉,那就是制作“酱油”、“大酱”、“腐乳”、“臭豆腐”的地方。那是个有着千年历史的行当。它是和“酒坊”、“油坊”同样重要的作坊,哪个地方都有。
 
我所在的小城也有一个“酱菜园子”,那是建国前就有的私人老作坊,公私合营后成了国企,所以在那里工作的人也很自豪。而真正吃香的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挨饿那几年,因为在“酱菜园子”工作的职工能买到一些“下脚料”回家充饥,所以家人几乎没有饿着。
 
“油盐酱醋”天天用,“酱菜园子”也必然吃香喝辣的。但经过很长的一段悠哉的“生活”后,它的命运发生了变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改革铺天盖地,它也在必改之列。改革的结果是“改名”、“减员”、“断奶”。改名使得这个叫了几十年的“酱菜园子”变成了“酿造厂”,“减员”使得许多年富力强的老职工及早退休,“断奶”使企业再也买不到平价原料。改革使这家小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因为“酱菜园子”本身就是个微利的企业,随着原材料的不断上涨,企业必然亏损。企业亏损。工人开不出资,这些依靠工资过日子的职工,再也没有了当年的荣耀。当企业资不抵债的时候,工人只好放假。于是蹬三轮的,卖菜的,做小工的,各找各的门路。企业大门紧闭,院内杂草丛生。
 
进入二十一世纪,企业深化改革。这个早已“闭门”的企业也首当其冲。深化改革的第一步是改名。它由“酿造厂”又改为“调味厂”。深化改革的第二步是工人“买断”。干了几十年的老职工拿到可怜巴巴的几个钱,一夜之间,完全失业了。他们唯一欣慰的是,那些集体企业的职工,一分钱也拿不到手,乖乖地回家了。深化改革的第三步是企业破产。这个历史悠久关乎民生的老企业一夜之间消失了。
 
小城没有了“酱菜园子”,但家家照样吃酱油吃醋。细心的人发现,大家吃的油盐酱醋都是来自南方的个体企业。人们不禁产生疑惑,那里的企业同样面对原材料的涨价,他们为什么能生存呢?
 
笔者日前见到一位“酱菜园子”的老职工,谜团有所解开。原来那里的企业生存的奥秘是消费者吃亏。
 
过去的酱油浓得都挂碗,吃起来真香;现在的酱油,像咸盐水一样。听说就是用色素勾兑的。过去的酱油,防腐剂很少,现在的酱油,掺入大量的防腐剂。不这样不行啊,因为就是色素和盐水,不多放防腐剂是存不了几天的。为什么这样呢?人们可以算笔细账。现在大豆涨价几倍,煤炭涨价几倍,这些原材料暴涨,可市场上的酱油涨价有限。(确有高价酱油,据说是从海鲜里提炼的,因为它比油贵,那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吃起的。)如果都像过去国企酱菜园子那么实打实地去生产和销售,那还能有人去做酱油了吗?
 
小城的“酱菜园子”在改革中消失了,人们生活照旧,只是酱油已经掺入大量的防腐剂和水了。
 

上一篇:我的愿望从来不属于我, 因为我从来不属于自己。

下一篇: 叼着奶瓶的小孩子,拿起棒子在羊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