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尖锐湿疣医院祝您早日治愈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师专家 >

当年红卫兵大串联聚到天安门广场

我敢说,天安门前的朝拜,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朝拜,是频率最持久的朝拜,是人员最混杂的朝拜,是心情最复杂的朝拜。
 
每天三更时分,住在京城各个角落的旅游者,就会在导游的带领下从四面八方涌向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四角的安监处,排队接受检查。抓住商机的小贩,挥动着五星小红旗叫卖着。那一排排一群群的人,操着不同语言,穿着不同服饰,带着不同颜色的旅游帽子,鱼贯向天安门广场聚集。那阵势,就像当年红卫兵大串联聚到天安门广场等待最高统帅检阅一样,所不同的是年龄参差不齐。
 
天安门广场国旗杆几十米开外,用线拉上警戒。在警戒线外,人们自然组成了人墙,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墙越来越厚。站在后面的人几乎看不到警戒线里,但也都翘着脚,伸着脖子往前看。其中不乏有人把小孩子举到肩上,而孩子也伸着脖子往前看。
 
不知等待何时,有人突然喊道:“出来了!”于是人们齐刷刷的向广场望去。只见天安门前金水桥处,一队武警护着肩扛国旗的战士迈着正步向广场走来。几分钟后,他们来到旗杆下面,列出队列。只见肩扛国旗的战士娴熟地把国旗拴在旗杆下,并顺手将国旗一扬,紧接着国歌音乐响起,国旗缓缓向上移动,直到第三遍国歌乐曲奏完,国旗也升到了顶端。整个升国旗的过程中,人墙中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举起相机、手机、卡卡地拍照。
 
太阳出来的时候,国旗升完了。四周的人群开始骚动后退,但都没离开广场,在导游的组织下,把包裹集中放好,在纪念碑前列队等候另一场朝拜——瞻仰毛主席遗容。队列中的人们操着不同的口音有说有笑地谈论着不同的话题,就像在商场门前排队等候买降价商品一样。纪念堂北大门外,工作人员开始忙绿,广播不停地播放瞻仰遗容注意事项。
 
八点钟,纪念堂开始放人。人们先是列成并列的四队,向纪念堂走去。在大门口外的平房中,接受检查,就像上飞机前的安全检查一样严格。接受完检查的人们,面目开始严肃,排成一队向纪念堂大门走去。戴帽子的人则在工作人员的告诫下,把帽子摘下来握在手中。在入门前的一段路旁,出售黄色菊花,五块钱一支。队列中偶有出队者购买鲜花。
 
走进纪念堂正厅,映入眼帘的是毛主席汉白玉雕像。献花者走出队列向雕像敬礼,再回到队列中,缓缓向两侧走去,再走进雕像背后的角门,来到角门后的走廊时,两边的队列并成一排,然后走进瞻仰大厅。
 
大厅中央,是水晶棺。毛主席遗体仰卧在水晶棺内,身上盖着国旗,脸露在外面。毛主席面色仍旧红润,肯定是做了处理,否则三十多年不可能这样。人们一边看着遗容,一边挪动着脚步,只一分钟左右,就走出了瞻仰大厅。于是人流向两侧分流,返回广场,等待八点半钟进故宫游览。
 
这是日复一日的朝拜,无论春夏秋冬,这里都重复着相同的内容(每周一停止瞻仰),只是每天瞻仰的人不同而已。

上一篇: 叼着奶瓶的小孩子,拿起棒子在羊圈里

下一篇:没有了